【方王】漂洋过海来看你(汇总)

波士顿未来30天天气预报预测: 


04日星期三部分晴转间歇性多云23~32℃;

05日星期四间歇性多云23~33℃;

06日星期五雷雨19~32℃;

07日星期六部分晴转晴18~27℃;

08日星期日晴17~26℃;

09日星期一晴20~28℃;



走到室外,一股带着湿气的雨前风让习惯了室内舒适温度的人不免有些应激反应,方士谦皱着眉头不耐地扯了下衣领。


他不喜欢穿太繁琐的衣服,尤其是装饰和扣子太多的那种,简简单单的深色t恤,再视乎当天的天气和体感随意加搭外套,再冷些的时候多是夹克,翻领,对襟,拉链永远不需要拉上,就那么随意地套着。


然而无论什么时候,流行什么潮流,Bomber Jacket这种常青百搭款外套开始频频地出现在他的衣橱里。


同一件外套,也许别人穿起来是人靠衣装,但是放在方士谦身上,永远是相得益彰,金装靠佛,拿ma-1飞行员夹克来说,方士谦穿着直接转场壮士凌云片场毫无ps痕迹。


在这里长得高的东方人不少,但是体型够格的却不多,尤其是既霸气却又莫名其妙孩子气的,无论外形和气质,都非常的引人注目。


明天又是新假期的开始,社团里的成员们那度假计划五花八门无奇不有,让人瞠目结舌。


比如环游五大湖区露营,当同社团的哥们兴致勃勃地怂恿方士谦一起去浪的时候,他第一时间表示拒绝并痛苦地回想起去年首登麦基诺岛时,被铺天盖地的马粪味熏得差点一跟头起不来的出糗样。鼻子太灵敏是人类五感保留的一个优点,但是在某些时候某些场合,却是令人烦扰的来源。


即使过了那么久,那股味依然深深烙印在嗅觉神经里让他拒绝。


另一个哥们潇洒地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计划试图说服他在这个长假里一起去当追风少年,行程包括俄克拉荷马州,阿肯色州,再转到达内布拉斯加和衣阿华,绝对狂热的龙卷风追风族,据说曾每天驾车500英里去穿越龙卷风山谷。


方士谦有点小心动,追逐龙卷风时的兴奋和直面这自然界最狂野最绚烂的空气涡旋是最易激发出男人本性里潜藏的野性和征服感,这种最赤裸的暴力,能够撕裂每个人最层层叠叠的包装,将其中深埋的蠢蠢欲动彻底地抠挖出来。


想想宽近百公里的云团,在30公里外就能够看到它闪闪发亮的云顶,云团内蕴藏的气象应有尽有,而随着逐渐接近,其中强烈的小范围的空气涡旋就像饱胀的欲望被束缚到极点,空气强烈的对流运动在疯狂移动,带着摧古拉朽的气势用惊恐打断人类的目瞪口呆,而当一切肆虐之后归于沉寂,留下的总是已是一片狼藉。


这对拥有一颗永不愿循规蹈矩的心是多么巨大的吸引力,方士谦不是没有尝试过,出国修学的这段时间,各种各样的新奇活动像泥石流一样挤进他的生活,填充满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除了正常学业课程外,那些奇特有趣的各类社团活动他都积极去尝试,仿佛是为了不让自己有闲下来的功夫,刻意到主动。


和在国内的生活截然不同,他的世界像被分割成两部分,在国内和在国外似乎成了从一个维度跳跃到另一个维度,以他的能力不管在哪里都可以适应得很好,可是他的心的某一部分随着出国,倒像是空了一大块,逼得他不得不找各种各样的事情去试图填补这空缺。


就像现在这样,社团哥们努力游说他一同去与飓风贴身热舞,从该项计划的刺激性再到分摊费用的划算,让方士谦有那么一丢丢的动摇,龙卷风的巨大威力让人在大自然面前无所遁形,和刚出生那会一样赤条条的纯粹,可是一想到这么让人震撼灵魂的时刻,陪在身边的却不是那个人,一切的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心里的空洞被蚕食的更大更深,某种不为人知的欲望在这个无底洞里喧嚣致死。


所以这个假期婉拒了所有邀请的方士谦现在正背着他的背囊晃悠悠地往公寓方向踱步,长腿一迈能够顶正常人的两步,让试图磨时间的主人反而省了比常人更多的时间回去。


灵犀:旧说犀牛是灵兽,它的角中有白纹如线,贯通两端,感应灵异。指双方心意相通,对于彼此的意蕴都心领神会。比喻恋爱着的双方心心相印。


他的心脏比他的思想更早地捕捉到他的期盼和渴望,在他的思维做出反应之前,左胸口跳动的频率更早地预示着接下来他所无法承受的狂喜和雀跃。


抓了抓挡住视线的长刘海,上次剪头发是什么时候?以前在国内,身为两冠豪门电竞战队的副队长,个人形象始终以服从战队整体形象为主出发,发型和长短虽然没有硬性规定,但大方向以适度利落为准是没错的,想起有时训练集训太忙而忘了这茬导致刘海扎小辫,但那时自己身边还有他会及时提醒,甚至拿着小剪刀给他妙手修整。


睡醒后的头发乱七八糟,和他的起床气一样像个刺猬张扬,但是只要那双灵巧的双手揉过来,所有的郁闷和坏脾气都会消失无踪,被熨烫得服服帖帖。


那双手留在颈部的触感仍然在影响他的大脑,如此珍贵,让他觉得每一分每一秒之后都可能骤然消散,又让他的欲望如野草横生。


他得到过最好的,然后这一切在他出国之后,荡然无存。不管怎么试图去填补去寻找替代,都只会一次次让他陷得更深。


仿佛是一只饕餮,对他来说永远都不会满足。


路灯的光芒穿透树叶在墙上印出一片斑驳,有风来这块阴影和光斑就会随之交换位置,闪闪烁烁的,在傍晚的时分,有种让人放松的节奏。


可是他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却在这一刻跃升到最顶点。


每天傍晚太阳落山,天快黑的时候,西南方就会出现一颗很亮的星,出现的最早,而且很亮,这就是金星,又叫长庚星,启明星.金星比太阳落得晚,所以叫长庚星,因为它出来的比太阳早,所以又叫启明星。


然而今晚,这颗星辰降落在他的公寓门外,在暖色的灯光里,微微侧身,报以微笑。




深色大格子被套随意地拖在床尾,翻起的一角还维持着早上主人出门时的褶皱不变,同色系的厚枕头在床的另一边孤零零地遥望着它日夜不离的老伙计。


板桌的旁边是一张设计风格简洁的托亚斯椅子,而另一边却是张迷彩绿的行军折叠椅,完全不搭边的两种风格凑在一块,竟然有种意外的和谐。


四下散落的书籍和杂志,不务正业放满各种稀奇古怪玩意的书架,笔记本电脑以及造型前卫的外放,还有角落里不时刷点存在感的运动器材,很标准的单身男性活动空间。


看上去不那么整齐,东西都是随便的这塞一点那放一部分,站远一点看,又显得忒和谐而规律的一个整体。


而切割这个整体的,让人一眼就挪不开视线的,正好是书架上那个披风猎猎自由飞翔于星辰间的王不留行手办。


方士谦进门之后第一时间把早上出门前换下扔在杂物筐的衣服叠吧叠吧卷起来火速塞进衣橱,然后长腿一勾把椅子拉开,再大掌一扫把板桌上乱七八糟的玩意推进杂物箱里,短短不到一分钟,他的房间立马变得简洁起来,看上去的确像模像样的。


王杰希空着手跟了进来,他的行李早在见面的那一刻起就被对方易手,对方的手掌依然是比他大了一码的size,从他手里接过行李时可以完全裹住他的手,温度如旧。

从背后看上去,头发已经盖过耳廓垂了下来,显得顺滑些,没有以前短发时那么毛扎扎的张狂。


方士谦的性子有时很脱缰,像一匹刚成年的野马,随时准备彪蹄子一路潇潇洒洒红尘作伴狂走天涯,但是在关键时刻又出奇地沉得住气,小事不拘节,大是大非时又特别靠谱,意外的矛盾。


王杰希不禁想起多年前初见方士谦的那一刻,还在猛窜个子的少年明明青涩未褪尽,却端着一副我很成熟我很冷静的样儿,一言不发地沉默着就是不瞅他。



好像从那个时候起,王杰希就开始懂得如何从方士谦一举一动来猜测他心中真正的想法,每一个细微的肢体语言,每一个眉眼神色转换的瞬间,如无师自通,手里握住了一把通向对方心脏的钥匙,所以后来不管方士谦表面再怎么别扭,和他再怎么不对付,在不违背队长职责的底线前提下,他都会以一种宽容的态度去面对。



两个人就这么看似不和谐,却又无比默契的一起走过魔术师转型煎熬的第四季,微草首夺联盟总冠军的第五季,最后关头惜败蓝雨的第六季,以及重新赢得荣耀女神青睐的第七季,那几年就像一个浓缩的精华包,酸甜苦辣起起伏伏,少年们划开时间的帐幕,一步步地走向属于自己的辉煌,然后分开。


方士谦离开的突然,就像乐曲演奏到最高潮时嘎然而止,很多人都觉得意外而突兀,好像联盟唯一的治疗之神正当巅峰,就忽然从神圣之火的光芒中消失了一样。


只有与他朝夕相处的王杰希,才明白,真的是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刻。交接的过程很顺利,常规程序流水一遍,方士谦第二天就登上飞机,飞往了与祖国有十二个时差的地球另一面,干脆利落。


而当时王杰希正在微草处理副队走后的各种事宜,甚至没有去送机。还有这个必要吗?所有的一切都在他们相遇到分开的那段日子里,已经凝聚了远比其他人更加难以解锁的牵绊。而离开,也许只是为这段岁月打上鎏金。


“要喝什么?先说好可乐不行,以前就让你少喝点少喝点偏不听,年纪轻轻的喝那么多碳酸饮料很容易骨质疏松。”方士谦一边翻着小冰箱一边唠嗑,王杰希就坐在旁边的行军椅子上看着他忙活的脑袋,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人怎么还是像个孩子般,让人想摸摸他的脑袋夸夸他。


现在大概不会像刚开始那样反应剧烈犹如炸毛的猫一样,要不试一试?手随心动,他往前倾了倾身,手掌张开覆在那颗脑袋上,手指伸进发丝间的感觉很奇妙,像是在掏糖果罐的孩子,满是期盼和不安,既希望罐子里还留着他以前珍藏的甜美糖果,又怕时间这个魔术师,在不经意之间,将所有的祈盼都带走了。


指尖轻盈,缓缓地贴近对方,方士谦晃动的脑袋在一瞬间稳住不动,房间里一下子静默下来,唯有二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那些别离的时间纷纷连起来,把彼此失去的岁月填补上,时间和空间在转换,刹那间,现在和过去重合在一起……


【“好的,马上。”王杰希说道。

“走吧!”他对方士谦说着,迈步向门口走出。

“喂。”方士谦忽然叫道。王杰希停步,回头望向他。

“你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方士谦说道。

“那你也需要继续努力才行。”王杰希说。

“这么快就进入队长的角色了吗?”方士谦说。

“事不宜迟。”王杰希说。

“那你也不能忘了,我可是你的前辈。”方士谦说道。

“是的,还请前辈多多关照。”王杰希说。

“走吧!”

“走吧!”

两人走出休息室,走向发布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两人都已经清楚。方士谦免不了还是会有一些伤感。但是,他也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不会再去做那些勉强队长的事,他要去做那些队长所期待的事。

再见,队长。

你好,队长。】



背上忽然增加的体温的重量,让他心跳更加快了,明明手里的饮料冰冰凉,他听见自己的心脏,觉得快要脱离自己的掌控,有太多的话想说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够任由沉默将两人覆盖。



王杰希放松自己,侧脸贴在方士谦背上,这个男人宽阔的肩背比任何东西都更适合自己依靠,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旅途能够让人困顿不堪,但到了这里,时差反而会让人无法按照以往的作息安眠,身体是倦的但是脑袋又清醒得发疯,两项较劲之下受累的还是本人。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靠在对方背上,安然地闭上眼睛,沉入黑甜乡之前,把自己这几年来的思念,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我很想你。


------------------------------------------------


耳边渐渐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方士谦把手里的冻饮料重新塞进冰箱格子里。


怎么转身而不警醒对方并且把对方顺利抱起来放到床上去,听来来像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但是方士谦做起来如行云流水。


转身勾住人的腰一搂一抱,长腿一迈就到了床边,小心翼翼地放下去,顺手解开了对方系得好好的扣子,看着就觉得嗑。


沉睡的面容,用句俗套到掉渣的词形容那就是岁月静好,方士谦双手撑开,细细地打量着已经两年没见面的面容,熟悉又陌生,他想伸手去确认,确认这两年之间对方没有改变太多。


又怕警醒对方,手掌离着面容就这么一点点的距离隔空摩挲,试图弥补那看不见的距离。


我也很想你。方士谦低语,松松的圈住对方,就像以前守护天使守护着他的魔道学者那样,张开纯白的羽翼,遮住所有的风雨,只为他能够飞得更远。




没完全拉上的窗帘,路灯的光在即将天明的时候显得暗淡,天边的鱼肚白,清晨的鸟鸣,树叶摩挲的沙沙响声,外面走廊偶尔响起的脚步声,在清晨里,耳朵替代了眼睛的作用,将这些细节一一刻录。


王杰希早就醒了,却懒得睁开眼睛,身后的人将他当做人形抱枕搂得欢实,热量连绵不断地从两人紧贴的肌肤之间产生加温,这热度堪比小火炉,连被子都不需要怎么盖。


他甚至觉得有点热了。可是身体却贪恋这种宁静的幸福,懒洋洋地不想动。


时差还没有完全倒过来,身体的触觉还停留在十几小时的航班之前,来这里见方士谦这个决定只花了他0.1秒的时间思考,下一刻他已经订好最快的一班飞机直飞目的地,与其把时间浪费在左右思考前后犹豫,不如说走就走。


一个人也无须太多繁杂的行李,简单几件换洗衣服,必须的旅途用品以及随身物件,拉上拉链时眼光扫到床边柜上的守护天使手办,取过来细细端详摩挲,他习惯对全局掌控对细节认真,但是真的要去见那个人时,却总忍不住有些忐忑,时间带走的,总有他握不住的东西。


随即顺手把那个手办丢进行李当中,一同飞越十几个小时的时差,漂洋过海。


这家伙多久没剪头发了?发梢都长到快下巴了。顺手揪了揪,又捏捏,像是心爱的玩具,又回到小男孩手里那样满足。


可他忘了,方士谦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早就不是小男孩。

从那一天开始,他们俩从男孩一起变成男人。



唔……被顶在洗手间的墙壁上时,王杰希才找回了那种真实的感觉,仿佛方士谦离开的这几年,他灵魂的另一半在支撑他如常生活,而另一半却还停留在第三赛季至第七赛季。灵魂分离的这么彻底,一旦重新融合,让他整个人都有点惶然不知所措。


方士谦平时懒得鸟人的时候大多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什么劳资都不在乎,不要来烦我,但是一旦专注起来追逐目标,瞬间气场变得全开,荣耀联盟唯一治疗之神,双治疗职业精通者,因为重要的场合他都是以防风守护天使形象出场,让人往往忘记他的牧师冬虫夏草的攻击性,但是王杰希绝对不会忘。


清晨的男人真是敏感而又脆弱,清晨的男人真是勇猛而又富有攻击性,王杰希有点后悔早晨撩人撩得太过,结果下场就是被人拎着腰,大清早的就被迫来个火辣辣的鸳鸯浴。


以前正副队不是没一起洗过澡,像所有男生那样,在哪个年龄段,对上了什么都很无厘头地较劲一番,一来二去的走火了水到渠成。



呃……对方一个技巧的揉捏逼出了微草队长少有的气息不稳,喘息带着鼻音,软软的,神智开始有点迷乱,比起当年初尝情/事的青涩,现在身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成熟到让他有点招架不住,他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对方的脖子,




还在微草战队时期,王杰希和方士谦之间相处的模式主要是以前者为主导,作为微草战队的队长,入队以来一直就是微草的灵魂人物,是每个微草选手都尊敬仰慕的存在。



但是方王在私下里的相处,起主导作用的确是方士谦,从性格方面就可以一观端倪,副队长更具有攻击性而队长更具有包容性,外人看着两人别别扭扭处着云里雾里难见真章,殊不知,表面功夫远不如内里精彩。



不用一个赛季两个人那点矛盾早就随着朝夕相处不知道飞到哪个旮旯底,而随着配合的日渐默契,某些难以言喻的感情在丰饶的土壤里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一朝萌芽。



“喂,啊…………你啊,慢点”王杰希屏住气,有点遭不住对方的猛烈进攻,两人的衣服早就在沐浴间外就脱个一干二净,坦诚相见之下,方士谦明显比他的小队长深了好几个色号。



王杰希的皮肤天生的难晒黑,平时就算不怎么在意,捂了一个冬季,生生比别人白了几分,他骨骼匀称,虽然不是运动健将但是身形保持得很不错,再加上老天爷赏饭吃的比例,腰细腿长,181的身高活脱脱一个衣架子。


照理说这身材就算在北方爷们里也是很出挑,但是方士谦比他还高,体型也比他要壮一些,那些年队里有老前辈喜欢Transformers,看他俩站在一块还开个玩笑说你们不就是一个Megatron,一个Optimus Prime。



被方士谦追着打闹了五层楼笑骂你才霸天虎,留下王杰希在思考自己怎么和擎天柱拉上关系了。


年少轻狂,而时光不复重来。



可眼前的方士谦却是真真实实地,手掌心上的茧子比还在队里那会多了,摩擦过肌肤带来的触感像要把他电晕,他难耐地蹭着对方精瘦的腰,手不住地想抓住什么,反而把自己的领地直接送到对方的嘴边。



方士谦边啃边想,这个人怎么就晒不黑,连个印子都没有,想着想着嘴边就越发使劲,把那片纯白肆意涂抹,满满的都是属于自己的印记。



-----------------------------


互相抚/慰,彼此对对方身体的熟悉和了解比对自己还要熟稔,这两年的分开没有把两个人推开得更远,反而像将从前的时光酝酿得更加醇熟甜美,醉人。



方士谦觉得不够,时光亏欠了他的,他贪婪的想要全部,包括那些流逝的光阴。都要在这个人身上全部拿回来。



王杰希的吃痛声稍微惊醒了一下他的投入,也就是一顿,下一秒他又重返战场,这是他披荆斩棘挥洒生命的地方。



稀碎的呻吟夹杂着气音从那张一向冷静吐言的嘴巴里冒出来,黯然销魂,这种要命的声音全世界只有他方士谦才有资格享受和拥有,旁人哪怕是想分享一星半点也休想。


他加快手中的速度,让两个人的欲望亲密地贴合在一起,大掌裹住,用两个人最舒服的方式,将彼此带入天堂。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没吃东西就睡,还是旅途疲劳太过,从来身体棒棒的微草队长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里渐渐觉得有点力有不逮,他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对方身上,也放弃了对方士谦猛烈进攻的抵抗,剩下的那点力气除了用在胳膊勾紧对方外,再无余力。



断断续续地呻吟声不受控制的从嘴里冒出,那些让人听了血脉偾张的叫声,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很羞耻,同时又很快乐,只有方士谦能够给他这样的快乐。


索性什么都不去想,乖乖地将自己全盘托付,他很早就知道,对方永远不会伤害他,只会用他的方式来爱他。


第一波高/潮来得迅猛,他抓了几下,在方士谦的后背留下几道明显的抓痕,同时死死咬住唇角,以免自己叫得太过失态,可是对方不如他所愿,最后的几下把他全部的尖叫都逼出来,整个淋浴间水雾弥漫,混着强烈的喘息声和男性独有的气味,像栗子花,一瞬间把失去的时光全部弥补。




“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海星”


“会开玩笑就说明状态不错”


“你不会趁机再来一发吧”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前提是你做到一半不要晕倒”


“你就吹吧臭屁这点不管多久还是没变”


“肚子还饿吗?以前你也是这样,加训到深夜,绿着眼到处找吃的跟梦游似的,要不是靠我的储备粮救济,微草王朝早就亡了”


“大恩不言谢”


“不用谢,以身相报就行”


“方士谦你等我吃完这口再闹行不”



王杰希忍无可忍一脚伸出去,但是运动过度的后果就是声势很大,雨点很小。



长腿软绵绵地伸到方士谦怀里,看着更像是勾引。



对方倒是很绅士地握住他的脚踝,自觉替他按摩小腿肚,刚才做得性/起,王杰希的脚一直撑着,完事后抖得有点厉害。



方士谦当然不是那种自己爽了就毫无顾及对方感受的人,以前他俩在一起就经常互相做手操什么的,对对方身体比对自己的还要门清。



王杰希看对方是在认真给他揉腿肚子,就放松的全身,继续啃他的迟来的晚餐加早餐。



这套公寓虽然不大但设备齐全,方士谦打小就不是委屈自己的主儿,家境优越不说,这么多年的联盟比赛,年薪加冠军奖金再加上联盟给各队的分好,足以让他有足够的能力享受目前的生活。



熟悉方士谦的都知道他这人,不熟悉的看不上眼的,你就算叫他方爷爷他都不会甩你半个眼神,但是一旦他接受了你,把你纳入他的防护屏后,就绝对是护短到底的那种,哪怕与世界为敌也要为你干到底。



王杰希摸清他的底细之后,觉得自己当初根据方士谦的一举一动来揣摩他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这家伙根本没外人表面看来那么复杂,什么弯弯绕绕在他这里就是做作,有人也许不喜欢这种直率,但是王杰希却觉得纯真赤子,不外如此。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之所以这么复杂完全就是人类想多了的后果,如果从A点到B点,直线是最快最短的距离,那为什么还要绕道C点呢?


当然魔术师的思维里,从A点到B点还有一个最快的距离,那就是对穿。


方士谦遇上了比他还要直的王杰希,那还能怎么样啊?一起弯呗。


“今年回去过年吗”


“怎么,下定决心打算跟我回家见家长了吗”


方士谦心情很好地陪着他的小队长侃,两人都是帝都人,又都出身大院,相同的生长环境让两个人的世界完全没有隔阂和代沟。


但是再没有隔阂,也不代表着世俗就能够友好地接受他们这样的关系,方士谦当年匆忙出国,想来也与这点脱不了干系。


如果说那时候两个人还年轻,需要点时间沉淀一下让自己想清楚,一辈子和一两年是不同的概念,在一起的话,没有世俗的婚约关系纯靠两个人的感情维系,那是需要付出比旁人更多的精力。


“我是说认真的,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能抗,分开的这两年我以为你早该想明白”


王杰希注视着对方,他的感情很简单,在遇见方士谦之后开始,目前看来应该也是在方士谦这里直到生命的尽头。


以后的事还可以慢慢想,但是他想确定这条路是由两个人一起走下去,他已经从方士谦的行动那里得到答案,但是他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这么久了,小队长你不愧还是小队长啊,你说我这副队除了遵命还能怎么着”

方士谦凑过来,给了他命定之人一个轻柔的吻。


如果是两个人一起,哪怕天塌下来,先砸到的还是自己的肩背,治疗之神暗暗想,他不怕委屈自己,但他受不了王杰希委屈,那样好的一个人,所以当年他跑了。


就是跑了才知道,有一个人,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都无法让他从你的生命里脱离。

幸好,两个思维直男对上了,就是一个U。


一起回去吧,以后的事,再怎么也是两个人的事。


评论(10)

热度(277)